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茅山棄徒全文免費閱讀 左道陳張雙嫻大結局無彈窗

時間:2019-06-25 22:52:22編輯:終遇你

甜寵新書《茅山棄徒》由云下的冷風所編寫的靈異懸疑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左道陳張雙嫻,內容主要講述:“找到這幾樣東西,就可以破除詛咒了。”左道陳自然知道茅山師祖指的是什么“佛法崇上,以污克凈”這八個字,他也明白了,意思說,找的東西,必須都是臟的。血必須用黑狗血,這是必須的,因為黑狗血可以治僵尸,對付...

茅山棄徒

推薦指數:10分

《茅山棄徒》在線閱讀

《茅山棄徒》 第6章 四種穢物 免費試讀

“找到這幾樣東西,就可以破除詛咒了。”左道陳自然知道茅山師祖指的是什么“佛法崇上,以污克凈”這八個字,他也明白了,意思說,找的東西,必須都是臟的。

血必須用黑狗血,這是必須的,因為黑狗血可以治僵尸,對付佛法有些不對付,但狗這東西是十分**,佛門自然不屑理會,他們看不起狗,那用黑狗血去對付自然靈。

屁,找惡心人的屁,這個有些難收集,是個問題,當然用左道陳自己的也可以,或者張雙嫻的,隨便湊數,師祖也沒有說一定要非常惡心人的屁,實在是臟的都可以。

女子穢物成了難題,這個左道陳雖然知道,卻當著張雙嫻的面,難以啟齒,在茅山道術里,女子穢物制敵,那就是女人**時候流下的液體,一定要非常惡心的女人,越惡心越好,最好是**那種,佛門最怕的就是這個東西,所以他們的佛法自然也帶有對這種東西的懼怕。

男子精氣,說的好是男子精氣,說的準就是男子精元,也就是男人**的穢物,永遠是惡心的。

不過后面兩道男女穢物,不能是童子身,一定要破了童子身的男女,因為童子之軀的男女,都是純凈的,沒有沾染對方穢物,她們流下的穢物不算穢物,只能算是純凈后的殘渣。

“男子精氣是什么?”張雙嫻問道。

她可能知道女子穢物是什么,但不知道男子精氣是什么,只能問左道陳,但這也間接說明她的文化低。

左道陳文化還沒她高的,只是對于茅山道術的書籍看的比較多,關于俗世書籍,他是一點也沒看過。

“也是穢物。”左道陳低頭說道。

聊到這種話題,自然有些不好意思,雖然他對男女之事,懵懵懂懂的,但在茅山的時候,早上還是會一柱擎天的,有時候也會冒出黏黏的東西,加上看過茅山道術書籍,自然知道流出來的是什么。

“這些東西去那里弄?”張雙嫻皺眉說道,其實她也知道這些東西很容易弄到,只是有些不好下手。

這里就有一男一女,只是左道陳還是童子身,這東西不行,剩下的就是黑狗血,還有臭屁,越臭的屁越好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左道陳低頭說道。

其實他知道去那弄,只是不好意思開口,一想到女人下面,心中就忍不住激動,不知道為什么,此時心跳的很快。

“用我的可不可以?”

“不行,一定要用別人的,自身的,只對別人有用,對于自己是會受到固限的。”左道陳說道。

世間東西的作用,都是有限制的,什么東西克什么東西,這都有限制,有些東西對別人有用,對自己沒有,這都是限制,不然的話就會失去平衡。

張雙嫻沒有再開口,轉身慢慢走向沙發坐了下來,現在要去那弄來這些東西,成了問題。

屁這東西,如果用左道陳的,他還是童子身,放出來的屁雖然是臭的,可一樣帶了純凈象征,看來每一樣都不太容易弄到,找人放屁,然后用東西接,說不定還會被人罵,碰到脾氣火爆的,還會打人。

“明天去買菜的時候,看看菜市場有沒有殺黑狗的,問人要點黑狗血。”左道陳走來,說道。

“恩。”張雙嫻點頭,再次開口,“對了,那屁,用你的可以嗎?”

聽到她的話,左道陳已經猜到她等下說,男子精氣也用你的。

“不行,我還是童子身,這屁不算穢物。”左道陳說道。

說完心里感覺不妥,好像自己肚子里的一個屁都是香的,不是穢物難道還是仙氣不成。

“為什么不算?”

“不管是男是女,只有破了童子身,體內的氣息才算是濁氣,沒破童子身,就算屁是臭的,一樣帶了純陽象征,這是我們茅山道術典籍里說的,其實這些東西,我們從來不涉及,只是這次對付的佛門佛法,所以才用這些惡心的東西。”左道陳解釋。

對方點頭,沒有接話,一想到男女穢物,她不就知道該怎么開口。

看來這茅山師祖都是整人精,師傅說師祖脾氣不好,這個脾氣好,卻出了道難題。

之后大家都沒有在說話,這時候,張雙嫻站了起來道“早點睡吧。”

左道陳點了點頭,起身回房,到了房間,方才長出一口粗氣,屁還好弄些,可以花錢問別人買,花個百來塊錢也是好的,至于男女穢物,去哪找成了問題。

左道陳剛剛到社會上來,不知道這花花世界,茶坊賣淫場所多的很,想要這個東西,還不容易,嫖妓去啊。

左道陳在房里煩躁一陣,方才躺下睡覺,這種事實在難以啟齒,說都不好說,做起來更難了,更何況左道陳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小子,讓他去偷女人那東西,這還不得做好第一次當賊的心理準備。

第二天左道陳老早起床,起來沒出門,坐在房里打坐,操練早課,到了七點多,方才做完。

左道陳出來沒看到張雙嫻,不過桌上擺放好早餐,看樣子她應該出去了,早餐都給自己備好,應該是出去找黑狗血了,關于她自己以后能不能生孩子,她不勤快不行。

吃好早餐,左道陳把儲存室里的椅子凳子給搬了回去,住在別人家里,現在這些必須之物,卻讓張雙嫻去弄,自己怎么也得幫他分擔點。

忙完不久,張雙嫻就回來了,提著菜蔥,還有一小袋黑狗血,濃濃血紅的,看上去很是血腥。

“你現在就把黑狗血弄回來了?”左道陳上前,將白色小袋拿了過來。

“不是你說,讓我早上去看看嗎?”

“哦,不好意思,我是怕這血會凝固,到時候就不好用了。”左道陳看了看說道。

其他東西還沒找齊,這東西一時半會就要凝固了,找了白找。

“那怎么辦?這個扔掉?”張雙嫻拿了過來說道。

“扔掉吧,其他三樣東西找齊,再弄黑狗血。”左道陳把黑狗血拿了過來,扔進廚房的垃圾桶里。

現在想想,這屁也不好弄,必須弄過來就得使用,不然會散,萬一不臭了,就不靈了。

眼下還是男女穢物要緊。

由于感到尷尬,左道陳借機出去走了走,在外面逛了將近四十分鐘,一路上都在看路上男女的**,年紀大的都看,看看他們愿不愿意放屁,不過這誰愿意啊,難不成走上去問:哎,你放個屁吧,那人家還不得罵啊。

這想想都知道,對方得火到什么程度,就連左道陳自己都感到尷尬,換個角度思考,如果有人莫名其妙過來找你,要你放屁,你火不火?你生不生氣?

十點的時候,左道陳在外面呆不下去了,回到張雙嫻公寓,進去也沒說話,直接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張雙嫻做好飯,開始吃飯的時候,坐在位置上,她才開口,“對了,后面兩樣東西,你能不能去別的地方弄下?”

她說去別的地方,自然是要左道陳去嫖妓,不過左道陳聽不懂別的地方,是什么意思,他剛剛下山,哪知道這些。

“去哪弄?”左道陳咀嚼著米飯,說道。

“我知道,去那里對你不好,但是沒辦法,你委屈一下吧。”

“我不知道去哪弄啊。”左道陳皺眉說道。

但是張雙嫻卻認為對方在裝蒜,她也沒再開口,繼續吃飯,不久才想明白左道陳為什么裝蒜,他第一次下山,自然不知道外面有**這一回事,看來這還是單純的孩子,自己不能害他,讓他去嫖妓,那太對不起人了,萬一把人的心智弄渾了,自己一樣罪無可恕。

“對不起。”張雙嫻開口說道,她在為自己剛剛的要求道歉,但左道陳不明白她為什么這么說。

“干嘛說對不起?”

“沒什么?”對方搖頭,繼續吃飯。

吃完飯,收拾好后,張雙嫻肚子里的吳青云說話了,“怎么樣了,罪孽之氣可以驅除嗎?”

“可以是可以,不過需要四樣東西。”

“那你們快去弄啊。”

“這四樣東西,不太好找。”左道陳接了話茬。

“是什么東西,這么難找?”吳青云現在的聲音是嬰兒,說出這句話,頓時讓左道陳和張雙嫻起了一身怪異感覺。

兩人都沒有說話,半晌張雙嫻方才施壓母威,“你小孩子別問了,乖乖待著。”

“哦,那你們忙和吧,我睡覺去。”吳青云當兒子當上癮了,對張雙嫻的話,很是順從。

接下來,大家都沒有說話,張雙嫻打開電視,和左道陳看了一個電視劇,是部愛情片,里面有接吻情節,看到這里,左道陳一陣心慌,心中大感怪異,男人女人的嘴可以親?

電視劇里的男人帥,女人更是靚麗,看的左道陳一陣羨慕,心中很想有個這么漂亮的女朋友。

到下午四點,張雙嫻才決定傳授一些社會知識給左道陳,至少讓他理解,社會上的女人不是他想象的那樣,不是每個美麗的女人都那么干凈,雖然這會改變左道陳的心智,但對他是好的,畢竟他要踏入社會,免得日后被女人騙,這帥氣臉蛋,得多少女人喜歡啊。

“小陳,我要告訴你一些事情,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。”張雙嫻對著左道陳說道。

“你說吧。”左道陳道,主要是張雙嫻,好像要說的話不是很好,令他有些擔憂。

“你還是個單純的男孩,我是為了以后才跟你說這些的,但對你也有好處,免得以后被人騙。”

左道陳點了點頭,示意她繼續說。

“你在山上就沒聽說過**兩個字?”張雙嫻皺眉說道。

她不是**,自然對做雞的女人很是厭惡。

“妓~~~~!”左道陳聲音拖拖拉拉,“女?”

他能感覺的到,這是個不好的詞匯,但是理解不到這是什么意思,在茅山學習茅山道術,小時候也是學習過認字的,雖然沒上過學,最起碼的話也有初中水平。

張雙嫻把**是什么意思,簡單跟左道陳說了一遍,他才真正對現在女孩有了些認識,不過心里有些不相信,總覺的不太可能,哪個女人愿意讓那么多男人碰啊,除非是傻子。

“我們要弄到那些骯臟東西,就必須去一些亂七八糟的地方,我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,畢竟你剛剛下山,我怕你誤會。“張雙嫻說道。

要弄到那些東西,確實要讓左道陳知道,不然看到那么多女人這樣,心理確實會承受不了,就像剛剛長大的孩子,看到喜歡的女人,心臟總是會加速。

要去那些地方,必須讓左道陳有心理準備,萬一他當場暴走那就不好了。

“放心吧。“左道陳吸氣說道,心中還真有些期待,世界上真有這種事?那太不可思議了。

“那晚上,你陪我去那些地方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左道陳猶豫了會,方才開口。

這下左道陳明白了,為什么師傅林海說自己離開茅山就不舍得回去的原因了。現在他心理就有些喜歡這個世界了,甚至有些為那些茅山弟子感到可悲,外面的世界多好,你們卻要待在山上。

看來還得感謝那個污蔑自己偷看師姐洗澡的師兄,不然自己下不了山。

決定后,兩人吃了晚飯,準備出門,要去干什么也沒說,總之就是去舞廳什么的,去里面找東西,反正張雙嫻是知道找什么的,直接找安全套就行,找到一個扔掉的,就可以拿到兩個人的穢物,一舉兩得,至于要怎么拿,還得謀劃謀劃。

離開公寓,兩人并肩走著,路過那晚左道陳碰到張雙嫻的那條街,才發現原來這條街到處都是燈紅綠柳,每家店里面都坐著不少的姑娘,個個腿上穿著各色**,看的左道陳心中一陣騷動。

那種心跳的感覺,實在是太強烈了,不知道為什么,心中隱隱約約有些沖動,這是他有史以來,第一次出現這種感覺。

經過張雙嫻的深度解釋,他已經知道這些女人是不干凈的,自己不能對她們有感覺,要控制自己,世界上還有大把青春女孩等著自己,以后去了大城市,不怕找不到另一半。

小說《茅山棄徒》 第6章 四種穢物 試讀結束。

茅山棄徒

茅山棄徒

作者:云下的冷風類型:靈異狀態:已完結

作者寫的情感豐富,情節多彩,文筆很好,內容很吸引人!!!值得推薦的一本系統文文章很精彩,人物刻畫細膩,情節不落俗套。也不是一味地攻略男人,張弛有度,個人認為是很不錯的文章!作者大大寫文很棒,人物刻畫十分細膩,而且都有著自己獨特鮮明的形象,讓人記憶猶新

小說詳情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