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廚神贅婿

更新時間:2019-05-13 17:29:25

廚神贅婿 連載中

廚神贅婿

來源:掌讀520作者:紳士的鴨子 分類:武俠 主角:陳茍李明箐

完結小說《廚神贅婿》由陳茍李明箐所編寫的武俠風格的小說,主角紳士的鴨子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他是君子避之則吉的廚子,他是世人鄙夷唾棄的贅婿,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,但他有一身真本事,無論是下廚打架還是寵老婆。陳茍背著鐵鍋來到繁華薈萃的江寧城,仗劍縱橫快意恩仇,要把這浩然天下攪個天翻地覆!(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成婚的第二天,還有許許多多的繁文縟節,比如說沾一沾那些生過兒子的姨媽姑姐的福氣之類。這個過程不能戴紅頭蓋,李明箐無法再找小雯當替身,所以她不想回來也得回來。

讓小雯陪陳茍,是李明箐自己的意思,并且早就打定主意以此安撫并控制陳茍,反正男人就那個德行,喂飽了就不會鬧。

可真到了那個時候,她又按捺不住,忍不住偷偷摸到了房間外偷聽。

然后就聽見了小雯尖叫喊疼。

“該死的廚子,真是臭不要臉!”李明箐惡狠狠地罵了一句。

李明箐是修行到晚上才悄悄回到李家大宅的,她原本還不覺得餓,這一生氣,五臟廟就開始造反了。

李明箐來到了廚房,看看有沒有可以充饑的東西,就是冷飯剩菜也無妨。

剛進到廚房,李明箐便嗅到了空氣中甜膩的氣息,然后靠著香氣的指引,順利找到了陳茍留下的甜品。

婚宴最后一道菜,通常都是以甜品作結,而冰糖桂圓蓮子羹,寓意甜甜蜜蜜、圓滿幸福、連生貴子,很是適合婚慶喜宴,所以李明箐順理成章地以為甜品是宴席上剩下來的,根本沒往陳茍那方面想。

李明箐喝了一口糖水,清甜的滋味便滲入心扉,讓她糟糕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,再吃一口,軟糯的桂圓口感極佳,而蓮子則是入口即化,齒頰留香。

“誒,家里的廚娘,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手藝。”李明箐覺得奇怪,這下才驚覺,甜品竟然還帶著微微的余溫。

若是婚宴留下來的,這個時候絕對已經涼了!

李明箐有一種被算計了的感覺,惱羞成怒的她,一氣之下想要把甜品倒掉,可她這時才發覺,不知不覺間,甜品早就吃完了。

“死廚子、臭廚子,氣死我了!”

李明箐居然莫名其妙哭了,委屈氣惱地哭了,感覺就像被陳茍欺負了一般。

可是……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啊!

那個該死的廚子,憑什么本事欺負她?

翌日一大清早,天才蒙蒙亮,陳茍就被李明箐從婚房中趕了出來,李明箐的理由倒是充足,要是她不提早到房間里呆著,事情恐怕就要露餡。

陳茍一直在門外候著,等到換完衣衫,李明箐便把陳茍喊回房間。

李明箐經過一番悉心打扮,特別地明艷照人,小雯卻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雙眼通紅。

想來換衣服的時間里,李明箐已經審問過小雯,把昨晚的事情問得一清二楚。

陳茍訕笑著恭維道:“娘子可真是漂亮。”

李明箐冷哼一聲,道:“妾身一直以為夫君是老實人,殊不知夫君竟然懂得那么多下流的伎倆。”

“為夫是廚子,根正苗紅的市井之徒,難免道聽途說學到一些不好的東西,為夫這就改正。”陳茍賠著笑說道。

接下來的事情倒也順利,陳茍與李明箐合作無間,十足一對甜甜蜜蜜的新婚小夫妻,可午宴剛過,客人都還沒走完,李明箐便再也不見人影。

入贅沒有回門一說,故此從第三天開始,陳茍便無事可做,過上了混吃等死的軟飯生活。

岳丈大人李乾對陳茍尚算客氣,岳母大人卻從來不掩飾對陳茍的鄙視,至于大宅里的仆人婢女們,對陳茍做足了禮數,一口一個姑爺的叫,也不過是敷衍罷了。

唯獨是經過李明箐授意,自身亦已經認命的通房丫鬟小雯,天天跟在陳茍身邊,斟茶遞水無微不至。

不過呢,想要再讓她來暖床,那是不用想了。

陳茍顛覆儒家道統的大計,說起來很簡單,不過三步而已。

首先收集幾個大儒鴻儒的黑材料,令其身敗名裂臭名昭著。然后從個體個案上升到群體共性,攻擊整個儒士群體。最后從人的層次上升到道統的層次,揭露禮教之惡,讓天下人知道儒家的偽善丑惡。

陳茍覺得,為墨家廚道正名,并不一定要徹底否定儒家,而世上的儒士,也并非個個是壞人,相反的,普通人甚至好人還是占大多數。

那些名震一方的大儒鴻儒,不乏情操高潔學問淵博之士,就算偶有些道貌岸然敗絮其中的偽君子,想必也會掩飾得很好,要讓他們身敗名裂談何容易?

讀書人有句話,陳茍甚為認同,所謂‘路雖遠行則將至,事雖難作則必成’,做總比不做好。

閑來無事,陳茍便問小雯道:“最近有沒有什么大新聞?鬧得滿城風雨的那種,最好與讀書人有關。”

小雯想了想,沒有答話,只搖了搖頭。

其實大新聞是有的,近來江寧最大的新聞,不就是李府大小姐招了贅婿么?

“這樣啊……那小雯認識出名的儒士么?”陳茍又問。

“婢子哪能認識什么儒士,小姐倒是應該認得一些。”小雯十分好奇,追問道:“姑爺好像對讀書人很有興趣,你喜歡琴棋詩畫附庸風雅之類的事情么?”

“喜歡,喜歡到不得了呢!”

陳茍不想欠李明箐的人情,就不勞大小姐操心了,大不了自己到街上找,反正如今是士大夫的天下,讀書人滿大街都是,隨便掉塊招牌下來都能砸到好幾個。

接下來一連三天,陳茍帶著小雯滿江寧逛,從城東菜市口逛到城西城隍廟,從城北江畔的煙花之地,逛到了城南莊嚴肅穆的鐘山書院。

“連著幾天逛了這么多地方,姑爺到底是在找誰啊?”小雯忍不住用小拳拳捶打酸痛的大腿。

陳茍不是要找誰,他找的是大新聞,一個能讓讀書人聲名敗壞的大新聞。

鐘山書院夠多讀書人了,只是人家好好地讀書修行,也沒什么可以操弄的地方,操勞三天一無所獲,就是陳茍也難免有些挫敗感,更別說完全不知情的小雯,難怪她會有些怨言。

陳茍見小雯實在是累極了,便道:“咱們到那棵老槐樹下休息一會,然后就回家吧。”

小雯松了一口氣,到槐樹底坐下,拿出水囊服侍姑爺喝水,殊不知陳茍竟然看著老槐樹的樹干,看得入了神。

老槐樹的樹干上,有一個用刀刻出來的圖案,尋常人見了只會當成頑童弄出來的鬼畫符,唯獨是墨家門人能夠讀懂隱藏的含義。

“姑爺,姑爺,你怎么了?”小雯搖了搖陳茍的手臂。

陳茍回過神來,朝小雯笑了笑,說道:“姑爺要去拜會一位朋友,小雯你先自己回家。”

老槐樹上的符號是墨家的暗號‘矩子’,其上包含了時間、地點、事情的信息,陳茍讀懂了內里含義,是有墨家門人在求救。

墨家乃是百工之祖,雖然沒落式微已久,但因為門人大多都有一門手藝,謀生不成問題,故此墨家傳承從不曾斷絕,而是散落在市井之間,隱姓埋名,比如廚道陳氏,就是如此!

陳茍與小雯分別,獨自到矩子所記載的地方赴約,那是江寧城城南的一處宅院。

宅院的門口,坐著一名雙腿殘廢的大漢,陳茍上前,沉吟道:“善無主于心者不留。”

殘疾大漢緩緩抬起頭,難以置信地看著陳茍,隨即老淚縱橫,接著吟道:“行莫辯于身者不立!道兄可來了!”

“道兄!小弟來晚了!”陳茍拱手!

猜你喜歡

  1. 總裁小說
  2. 校園小說
  3. 玄幻小說
  4. 歷史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 吉林11选5前三位跨度遗漏值尾走势图 微视拍视频赚钱真的吗 一百部手机赚钱 本站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助手体彩 卫辉出租车赚钱吗 北京28是正规福彩吗? 手游棋牌赢现金 利用美女网上赚钱 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宁夏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相框装饰画赚钱吗 中彩网手机客户端买彩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卖真发票赚钱吗 上海时时乐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