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我的夫君是仙尊

更新時間:2019-06-11 15:00:46

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

我的夫君是仙尊

來源:花生小說作者:高貴先生 分類:仙俠 主角:玄北忘笙

主角是高貴先生的小說是《我的夫君是仙尊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玄北忘笙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從我修成人形以來,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。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,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,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,不是什么泥鰍……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,我悄悄溜下了山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睜開眼睛,我猛地從床上坐起來。

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布置,我這才回過神來。

已經回到望天閣了。

那日饕餮確實沒有發現我們,而是把胥華殿掀得天翻地覆,我與玄北便趁亂逃了出來。

洗漱完畢,我在去天衡居的路上碰到了璉光。

“忘笙女君。”璉光彎腰行禮。

“璉光,早啊。”我彎腰回禮:“玄北呢?”

“尊上正在靈泉里打坐,此次尊上的傷有些嚴重,估計要修養數日才能痊愈;女君,您這幾日也還是好好休息著,這一次真是險中之險……”

“我沒事,”我笑了笑:“璉光,我去天衡居伺候就好,你去忙吧。”

“那小童退下了。”

看著璉光越走越遠,我嘆了口氣。

我是來找玄北坦白的。

坦白我與赤胥之間的一切,然后離開昆侖山。

我的命,是赤胥的母親拿她的命換來的,我甚至連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

我答應過她,助她兒赤胥登上魔尊之位,護他千年無憂。

而赤胥,要我幫他殺了玄北,踏平九重天。

我做不到。

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便是將一切對玄北和盤托出,離開望天閣。

然后去魔界,赤胥要殺要剮,隨他便。

我的命都不是自己的,除了這樣,我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辦法了。

玄北也會難過的吧?

想到這里,我心里又是一顫。

不知不覺,走到了天衡居。

我細細地看著這里的一草一木,樹上有幾只麻雀嘰嘰喳喳地叫著,還有只松鼠正蹲在樹枝上,抱著顆松子啃。

幾百年前,昆侖山上是沒有這些小家伙的。

是后來,我覺得這望天閣實在是太冷清,強迫泥鰍從山下帶了些小動物在這里養著。

幾百年了,這些小東西就再也沒離開過這里。

明明這山頂四季如春,腳下卻不知何時積了一層落葉;踩上去,聽著枯葉破碎的聲音,臉上突然有些涼意。

抬手一抹,我才發現自己早就淚流滿面了。

“怎么哭了?”玄北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,我連忙背過身去,擦干眼淚。

“沒什么,眼里進了沙子。”我吸了吸鼻子:“你的傷好點了嗎?”

“都是小傷,無礙。”他走到我面前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”我抬頭,張了張嘴,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:“我……”

想了想,我還是低下了頭,眼睛盯著自己的鞋尖:“我要離開昆侖山。”

“那你想去哪兒?”他問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我搖搖頭:“玄北,你不明白……”

“我不明白什么?”他捧著我的臉,逼迫我直視他的雙眼:“你說說看,我不明白什么?”

就是那雙眼睛,在后來的日子里,讓我魂牽夢縈。

“我和赤胥,早在千年前就認識了。”我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來到你身邊,無非就是為了……有朝一日,殺了你。”

我看著那對眸子里被欺騙的怒火開始熊熊燃燒。

是啊,堂堂戰神,竟被我一滴小水珠子耍得團團轉,他若完全不生氣才怪。

“為什么?”良久,他開口問道,聲音略微低啞,卻平靜得可怕。

我笑了,笑得沒心沒肺:“我會助他登上魔尊之位,也會護他萬年無憂。而你,戰神仙尊,是三皇子踏平九重天的一道坎。”

我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身子狠狠地一顫:“這千年來……你都是在演戲?”

“尊上說笑了……”我咧著嘴,繼續笑著說道:“三皇子足智多謀,知道我肯定騙不過你,千年前,臨別之時,讓我飲了三盞忘川水。”

玄北松開我,倒退了兩步。

又是一陣刺耳的沉默。

我努力扯著嘴角:“千年來,昆侖山未曾虧待于我,這些恩情,忘笙銘記于心。奈何有命在身,騙了尊上,也是實屬無奈。”

“實屬無奈?”玄北突然也笑了,那笑容卻那么難看,我別過臉,不敢再看他。

“實屬無奈?忘笙,你可知道,你在說什么?”

“尊上,我當然知道。”強壓住心里的難過,我逼迫自己抬起頭:“幾百年來,尊上對忘笙的教誨,這份恩情,忘笙謹記。恐怕此次別過……再見便是敵人了……還請尊上莫要留情……”

說罷,我不敢再多留,轉身就往外走。

然后我就被一股大力扯著,跌進了熟悉又溫暖的懷抱。

鼻子一酸,我閉上了眼睛,不讓眼淚掉下來。

“阿笙……”他壓著嗓子,從背后緊緊地抱著我,仿佛一松手我就會消失:“阿笙,留下來,這一切,我都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我心疼得一抽一抽的,卻不得不用力掙脫開他:“仙尊,聽聞天帝已為尊上賜婚,還請自重。”

說完,我沒敢回頭,一步一步走出了天衡居,一步一步走出了望天閣。

我不敢想他現在是什么樣的表情。

我甚至不敢去想他。

我只是數著自己的步子。

九百七十八步。

整整九百七十八步,我來到了望天閣的大門口。

……

“女君!女君!”璉光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:“仙尊在屋里發脾氣砸東西呢!您可快去看看吧!”

“小璉光,”我回頭,笑著對他說道:“以后仙尊,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……

數到兩萬步的時候,我走到了昆侖山山腳下。

四周一片靜謐,目光所及之處皆是翠綠;陽光被枝葉割裂,碎了一地。

我終于還是沒繃住,蹲下來大哭了起來。

“……只是吾心沉醉,不能自拔,這一猶豫,竟不舍了七百余年……”

曾以為,吾心眷戀,便能得長長久久。

誰人知,一朝一夕,如今都已是遙不可及的奢望。

……

等我回到滿地狼藉的胥華殿時,赤胥一點都不驚訝。

他輕搖著折扇,仿佛剛剛他放饕餮要殺的人不是我一樣:“小美人兒,回來啦?”

“玄北知道了我要殺他,昆侖山……我是待不下去了。”我單膝跪在了赤胥面前:“是我無能,要殺要罰,隨你。”

“嘖嘖嘖……”他唰地合上折扇,輕輕敲了敲我的肩膀:“起來吧,戰神又不是傻子,若能被你三腳貓的功夫騙過去,九重天上上下下這聲仙尊,怕是白叫了。”

我起身,依舊低著頭。

“你倒是說說,是他發現的,還是你主動告訴他的?”

我心里一驚,垂著眼睛說道:“戰神自上次山海關一戰便一直有傷在身,昨夜他在打坐,我本想趁機動手,不想被戰神察覺了,就暴露了。”

這話半真半假,我說著心里也沒底。

玄北不是傻子,赤胥怎會是愚笨之人?

只聽他輕笑了兩聲,說道:“抬起頭,看著我。”

我咬了咬牙,抬起頭,剛想在心里默念泥鰍叫我的清心咒,心口卻突然一疼。

“看著我,”赤胥的聲音十分空靈,仿佛他離十分遙遠:“是他發現的,還是你主動告訴他的?”

“是我主動與他說的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因為我做不到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愛他。”

赤胥面色一變,手里的折扇敲在了桌上的茶壺上。我一個激靈,清醒了過來,趕緊抬手抹掉臉上的淚。

這狐貍精的媚術真是……攝人心魄,不由自主地就想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訴他。

“愛?”赤胥笑得嘲諷:“你配嗎?”

我低下頭,沒有回答。

從想起一切的那一天起,我就知道,我不過是赤胥手里的一顆棋子。

“也罷,愛就愛吧。”他瞇了瞇眼:“你若愛他,那明年秋后九重天戰神的定親宴,你可定要出席。”

定親……

我深吸了一口氣,原來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把鈍刀子戳在心窩里,然后緩緩轉動著□□,再**去。

“當然,受邀的都是六界里有頭有臉的人物,本殿都有一份請柬呢,說是天帝想趁機與魔界修好……”那對紫色的眸子滴溜溜一轉:“六界……獨獨缺了冥界,你就代表冥界去參加吧。”

“啊?”我一愣:“可是冥界……沒什么……人啊……”

都不是沒什么人,除了五界生靈的魂魄,連個喘氣兒的都沒有,所以千年前我能得機遇修成形,實屬天大的巧合。

“冥界無主,那你便做冥后吧。”他邪笑著,一步一步逼近我:“本殿聽說,九幽之下,不見絲毫光亮,那你這對眼睛留著也沒用了。”

說著,他對我的眼睛吹了口氣。

然后我就什么都看不見了。

“不見絲毫光亮,那你這張臉留著也沒人看了。”

說著,我感到臉上一陣劇痛。

然后有什么液體滴到了地上。

“沒多少人,那這聲音,留著也沒人聽了。”

一只手卡著我的脖子,使我不得不張開嘴。

一股冰涼的液體順著我的喉嚨流了下去。

我開始劇烈地咳嗽了起來。

而赤胥,也沒再說話。

“咳咳……還有嗎?”我問道。

短短三個字,至少聽在我耳朵里,沙啞而又難聽,像是一把不太鋒利的鋸子,一下一下艱難地鋸著木頭。

“就先這樣吧。”赤胥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:“我帶你回冥界,至于如何讓天帝也給你發一封請柬,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毀了容,瞎了眼,毀了聲音。

赤胥對我的恨,我一直都是知道的。

我也不怪他。

這樣也好,我看不見那滿堂喜色,也許他,也不會認出我。

這樣,也好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女強小說
  2. 種田小說
  3. 百合小說
  4. 仙俠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 厦门做什么兼职赚钱快 哪儿的夜场更赚钱 梦幻西游鉴定什么最赚钱 搞宅易贷赚钱吗 西山人质怎么赚钱 网上项目赚钱是真的吗 区域块 赚钱快 小米手机哪些可以赚钱软件 医院是不是最赚钱的企业 无人超市不是赚钱 跑快车跑顺风车那赚钱 朴灿烈不要赚钱mp3 梦幻西游新区卖3药赚钱吗 仙豆糕店赚钱吗 赚钱新网游排行榜 大话商人收什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