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琳瑯滿目是你,眼底溫柔是你

更新時間:2019-06-24 17:01:01

琳瑯滿目是你,眼底溫柔是你 已完結

琳瑯滿目是你,眼底溫柔是你

來源:掌文作者:顏四 分類:言情 主角:赫云瑯佟溫柔

新書推薦,《琳瑯滿目是你,眼底溫柔是你》由赫云瑯佟溫柔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顏四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其實是個寵文。----------------誰都知道赫云瑯討了個好老婆。知書達理,溫柔賢惠,讓她往西,她絕不往東。可謂居家典范。甚至對不是自己的孩子,都能誠心接受。“我讓那個孩子進赫家,你就一點意見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赫云瑯倒了杯茶,推過去,"這幾天精明著點,我沒那個閑心時時刻刻盯著你這邊。"

經過最開始的心驚肉跳,沈子望此時已經恢復鎮定,她聽著赫云瑯明顯不大耐煩的語氣,耷起眼皮虛虛一笑,一手拄著下巴,視線瞄著別處,不咸不淡地回應他:"知道了,應付這種事我多有經驗。"

赫云瑯瞧著她滿不在乎的模樣,終是忍不住再度提醒,"那些人跟狗仔隊不一樣,你別掉以輕心了。"

沈子望視線回落到他臉上,微微一笑,忽然饒有興致地問他:"我要是真被人怎么著了,你會用什么方法處理?"

赫云瑯說:"以牙還牙。"

"然后呢?"她追問。

赫云瑯盯了她一眼,反問:"你想要個什么樣的'然后'?"

沈子望搖搖頭,笑笑沒再繼續,轉而喝了一口茶。

微微有點澀,皺了皺眉。不甘心地又細品一番,發現并沒有人家慣常所說的"回甘",還真是一路澀到底的。

興許是她今天的舌頭出了什么問題。

正想著,就聽赫云瑯又丟出一句話,"你不能有事,否則我沒法跟赫云峰交代。"

不是她的原因,是今天的茶就是又苦又澀。

沈子望三心二意地想著,臉上則是薄涼一笑,瞅著他,語氣仍是穩穩當當,內容卻好比在誅心,"你和他有什么可交代的?我用得著讓你去跟他有個說法嗎?你要真想給我補償點什么,可以,你把他帶到我眼前,活生生的。"

赫云瑯起身抬腿就走,一秒都不停的。

"你在不痛快什么?當時死的又不是你!"沈子望聲音含了哭腔,但仍然顧忌身份壓得極低。

包房門"咣當"合上,隱隱聽見里頭一聲茶杯的脆響。

赫云瑯頭都沒回。

秋冬的天黑得早,四點左右就有點瞧不清路了,赫云瑯在車里一直坐到路燈亮起來,剛打算走,卻被手機**給拖住。

他看了眼來電顯,是家中怎么看他怎么不順眼的老父親。

他目光微閃,差不多猜到了這通電話的目的。

頭一遍沒接,赫振東又鍥而不舍地打來第二遍。

赫云瑯沒奈何,只得撳下接聽鍵。

"我不管你現在有什么事,全部推掉,半小時,我要見到你的人站到我面前!"不容反對的語氣,不等他這邊回應,便徑自掐斷了線。

赫振東不由分說給他下了個死命令,赫云瑯一個"喂"字只吐了一半就被咬住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回去的路上,那一張臉沉得仿佛能滴出水。

周瑾一直焦急地等在客廳,眼盯著窗外,生怕自己視線一錯,兒子就進來了。

甫看見車燈打過來,她趕緊快走幾步開門出去,迎上黑著臉的赫云瑯,立時帶上了十二分的恨鐵不成鋼,食指用力點了下他的額頭,"你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?"

赫云瑯不言語,只輕輕拍了拍母親的肩,錯開步子往里面走。

周瑾追上來,勉強拉住赫云瑯,"你爸爸這會正在氣頭上,云瑯,平時你們小打小鬧都可以,媽也管不著,你爸那邊媽也能給你壓下去,但是這個時候你怎么能說離婚就離婚?他在外頭生的野種正虎視眈眈等著抓你的錯處,你現在這樣,不是等于把你爸往他們那推嗎!"

言罷忍不住揪住他的衣袖,可一時又不知道該怎么責罵才解氣,只得恨恨道:"真不知道你這孩子到底在干什么!"

"媽,我能應付得來。"赫云瑯終于開口,抽出手臂,繼續往里面走。

周瑾見自己勸說無用,嘆口氣,提醒他,"赫駿也在書房。"

赫云瑯步子一頓,意料之外地回過頭,"什么時候來的?"

"有一會了,"周瑾說,"所以聽媽話行不行,今天不是個說話的好時機。你去先和佟溫柔把婚復了,好好哄著她,到時候你爸爸就算對你再不滿,也會看著她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!"

這話觸到了赫云瑯的逆鱗,本來他是不打算這會跟赫駿碰面的。

他指了指腕表,"媽,老頭子打電話讓我半個小時必須站他面前,馬上到時間了。"

說完扭頭進去。

書房里傳來一陣爽朗笑聲,赫云瑯沉默地聽到半途,屈起手指,敲了敲門,同時也敲散了里頭的氣氛。

"爸。"

屋子里靜了一瞬,眼前的門忽然打開。

赫云瑯眼神平靜地看著赫駿。

"呦,這不是二哥嗎!"

赫云瑯沒搭理他,眼看他杵在這把門口堵死,也還是不說話。

對峙幾秒后,從里頭傳來赫振東的聲音,"進來。"

赫駿不甘不愿地側開身子。

"你完蛋了!"錯身的瞬間,赫駿在他耳邊狠聲道。

赫云瑯低頭一笑,撞開他礙事的肩膀,大步流星走了進去。

赫駿跟著過去,赫振東抬眼看了看他,淡聲道:"你出去。"

"爸!"

赫振東眼神立刻冷了下來,明明還什么都沒做,被看的人頭皮就麻了。

書房中只留下他們父子二人。

赫振東目光沉沉地落到赫云瑯身上,沒說話,顯然是在等。

往日里赫云瑯遇到類似的情況都會服個軟,今天卻不知是怎么回事,眼看著就要跟老父親杠起來了。

你不說,我也不說,看誰能熬得過誰。

周瑾一直注意著樓上的動靜,可半天了連點響動都沒有,免不得開始擔憂,這是在干什么呢?

書房里,最后還是這個當老子的先嘆了口氣,扶著眉心疲憊道:"你以為現在的你已經足夠和我抗衡了?"

赫云瑯扯了個笑出來,"父親這是說的哪里話!"

赫振東拿眼睛瞄著他,赫云瑯端端正正地站著,神色絲毫未變,和父親對視。

半晌后,赫振東開口,給他下了最后通牒。

"把溫柔給我帶回來,否則你那個十八線的小明星,連著肚子里的孩子,很快就會消失。"

赫云瑯眼底蓄起一團風暴。

"不可能。"他給出自己的回答。

赫振東忽然輕飄飄掃了他一眼,神色篤定,"云瑯,別和我耍些小心眼,你以為我查不出來,那個孩子根本就和你沒關系?"

小說《琳瑯滿目是你,眼底溫柔是你》 第15章 對峙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重生小說
  2. 驚悚懸疑小說
  3. 百合小說
  4. 古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