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短篇 > 繁花似錦,紀少的隱婚嬌妻

更新時間:2019-06-24 18:22:39

繁花似錦,紀少的隱婚嬌妻 已完結

繁花似錦,紀少的隱婚嬌妻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蘭顏 分類:短篇 主角:紀繁景林奚歡

小說主人公是蘭顏的小說叫做《繁花似錦,紀少的隱婚嬌妻》,它的作者是紀繁景林奚歡寫的一本婚戀生活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清晨,她睜開眼睛,習慣的問身旁的男人,“我們什么時候離婚?”“等我厭倦你的時候。”“你什么時候厭倦我?”“等你能不把我咬這么緊的時候。”她手臂推搡,準備退開,卻被他強勢的再度拉回……紀繁景說:我要不放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紀繁景好像還跟老太爺交代了什么,可林奚歡根本就就沒有聽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唯一印在她眼中的就只有交握的兩只手。

一大一小。

一古銅,一白皙。

那樣強烈的膚色對比,偏偏又異常的和諧。

溫度通過指尖傳遞過來一直傳到了她的心里,燙紅了她的雙頰。

林奚歡只剩下本能,一步一步的跟隨著紀繁景。

心中的喜悅像是氣泡一樣翻滾而上,怎么都止不住,如果她有魔法真的希望這一刻天長地久。

白色的瑪莎拉蒂一個漂亮的甩尾利索的停進停車位,負責照看停車場的傭人連忙小跑著過來,恭敬的拉開車門,“二少爺,您回來了。”

“恩。”從駕駛位上走下來的是一位年輕的男子,銀灰色的西褲,白色的襯衣襯得他越發的長身玉立。

五官俊朗,是個長得非常不錯的男人。

他把手中的車鑰匙扔給傭人,“幫我叫車。”

“是。”

紀家有規定,所有的車輛都是不準許開進紀家老宅的,都在外面數千平米的紀家停車場。

偏偏老宅的面積十分巨大,雖然沒有占據一整座山,可山腳下那一片巨大的面積都被圈在紀家,就連那座郁郁蔥蔥的山頭都是紀家的私產,因此為了出入方便就準備了許多旅游式的電瓶車,并安排司機全天守候,方便這座宅院里的主人用車。

紀文景邁著步子向前走,視線無意識的從兩旁掠過,忽然像是看到什么一樣頓住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剛用對講機叫了車子的傭人連忙轉身回來,“二少爺有什么吩咐?”

紀文景指著停靠在停車位上的紅色法拉利,問道,“奚歡的車怎么還在這里?她還沒有去上班嗎?”

問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底深處流出一抹雀躍的光芒,本來還以為趕回來的晚了一點,今天見不著了,沒有想到她的車子還在,不枉他處理完事情就緊趕慢趕的趕回來。

“少夫人已經上班走了。”那傭人解釋,“昨晚上大少爺回來了,今天早上是大少爺親自送少夫人上班的,少夫人今天早上就沒有用車。”

話音落下傭人就覺得周遭的空氣有些涼,像是忽然降溫了一般,他下意識的抬起頭開,就看到二少爺的俊容。

明明還是一樣的溫柔和氣的面容,可不知道為什么他本能的覺得二少爺好像是不高興了,像是在生氣一般。

可好端端的二少爺又生什么氣呢?

拿在手中的車鑰匙忽然被奪去了,原本還在眼前的二少爺已經重新鉆進車里。

汽車掉頭,很快就絕塵而去。

黑色的凱迪拉克趁著一個空擋期間猛地換道把車子停靠在路邊。

紀繁景一條手臂搭在方向盤上,頭都不轉一下的冷聲道,“下車。”

車子是急剎車的,林奚歡的身子被驟然停下來車速震了幾下,驚魂未定的她還沒有意會過來他話里的意思,耳邊又傳來他帶著怒意的聲音,“下車!”

林奚歡終于回過神來,明白他這是在趕她下車。

她有些愕然,“不是說要送我去醫院上班嗎……”

明明是問句,可語氣到了后面輕的幾乎可以飄起來,男人陰沉冰冷的神情在清清楚楚的說明那不過是她在做夢,他不會送她去上班。

之前會在主宅的餐廳說那樣的話,拉她的手,應該不過只是做戲而已。

鮮明的認知讓林奚歡忍不住發愣。

林奚歡慢半拍的反應已經耗盡了紀繁景最后的耐心,他真是連一秒鐘都不想跟這個女人相處。

轉身親自給林奚歡解開安全帶,又傾身過去打開車門,然后毫不遲疑的把林奚歡推出車外。

林奚歡猝不及防,整個重重地摔在地上,她不由得痛呼出聲,可這并未讓紀繁景有絲毫的憐惜之心。

一只米色的手提包被扔了出來,砸在林奚歡的身邊,都不等她站起來,車門砰的一聲被關上。

紀繁景一踩油門,車子已經絕塵而去。

林奚歡跌坐在馬路上,她把散落在馬路上一些小物品裝回去,手指緊緊地握著手提包的帶子怔怔的想,剛才兩個人的親近就像是一場美夢,可惜醒過來的時候真是太早了,就不知道美夢下一次什么時候才可以到來。

因為在中途換車,好吧,是被趕下車,等到林奚歡再打車到上班所在醫院的時候已經不早了,她拎著包,邁著疾步向醫院的急診樓走去。

“奚歡!”

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,林奚歡下意識的停下腳步,她轉頭看過去的時候就看到有一身身影大步朝著她走過來,看清楚男人的面容之后很是驚愕,“文景?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“剛到家。”紀文景淡淡地說了一句,他垂著頭盯著林奚歡,那視線像是要把她刺穿一樣。

林奚歡覺得有些不自在,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紀文景又道,“能找個地方說說話嗎?”

雖然是在征求她的同意,可他話音落下來的時候人已經轉身了。

林奚歡無奈,她是很著急去上班,只是眼前的紀文景明顯是不大對勁兒的,她只好拎著手提包跟在后面。

醫院向來是繁忙的地方,盡管才早上可已經是人來人往了,唯一勉強算的上是安靜的地方應該是住院部后面的小花園了。

他們坐在涼亭的木椅上,不遠處有護士或者家人推著病員散步,偶爾有幾句談論的聲音飄了過來。

“文景,發生什么事情了嗎?”涼亭里很安靜,氣氛有些莫名的古怪,林奚歡忍不住提前打破了沉默。

“沒事兒就不能來找你嗎?”

“當然不是,我的意思是你才出差回來應該回家好好休息的。”

紀文景并沒有回頭,他的視線鎖著湖邊隨風飄蕩的楊柳上,即使沒有轉頭看過他也能夠在大腦中勾勒出她現在的模樣,一定是淺淺的微笑著,神情溫和。

這些年來她總是這樣,溫和又耐心,無論面對多么難纏又刻薄的人都一樣。

其實在很多時候他都很想大聲的告訴林奚歡,你不用這樣好脾氣,你是林家唯一的大小姐就算是刁蠻任性也理所當然。

小說《繁花似錦,紀少的隱婚嬌妻》 第4章 不一定非要嫁他(一)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武俠小說
  2. 女強小說
  3. 未來小說
  4. 冤家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