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逢春花似錦

更新時間:2019-07-02 15:32:11

逢春花似錦 連載中

逢春花似錦

來源:掌中云作者:陸曉果 分類:言情 主角:花曉芃陸謹言

主角叫陸曉果的小說是《逢春花似錦》,是作者花曉芃陸謹言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新婚前夕,姐姐離奇失蹤,她被迫嫁給了準姐夫。男人索求無度,又冷酷無情,親手把她按在手術臺上,逼她墮胎。她心灰意冷的逃走,他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,“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。”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母親,我還沒說完呢。”花曉芃柳眉微揚,“事情是這樣的,今天早上,我、肖小姐和張燕在茶水間喝咖啡。肖小姐說我喝的雀巢咖啡是窮人喝得,他們富人都喝貓屎咖啡。我不知道什么是貓屎咖啡,但聽名字怪怪的,就百度了一下。我是**絲嘛,看到百度的解釋很吃驚,就問肖小姐,這樣的咖啡真的好喝嗎?肖小姐嘲笑我是土包子,我承認啊,我就是土包子。”

她頓了頓,咽了下口水,“其實我們也就是互相調侃,沒什么的。但張燕不這么認為,她那個人什么好,就是喜歡抱大腿、拍馬屁,這點不太好。她想討好肖小姐,覺得肖小姐很討厭我,就沖過來,把我手中的咖啡撞翻了。”

她抬起胳膊,“您看,我的胳膊被燙得全都是水泡。”

陸夫人瞅了一眼,見確實燙得挺厲害,就癟癟嘴,沒說話。

花曉芃又繼續道:“我原本是想息事寧人的,不想跟張燕計較,沒想到陸總看到了。他很生氣,說陸家的規矩是禮尚往來,我被人潑了,就灰溜溜的逃跑,是個慫包,給陸家丟臉,給他抹黑。他要我潑回去,可我不敢,我真慫了。結果,他就代我禮尚往來了。張燕抱著肖小姐的大腿,肖小姐也受到了牽連。”

陸夫人的嘴角抽動了下,“既然跟你沒關系,你為什么要認錯?”

“我是錯了呀,我給陸家丟臉了,我當了慫包。我是陸家的兒媳婦,她們打我的臉,就是打了陸家的臉,我沒能維護陸家的顏面,我給陸家抹黑了,請您懲罰我吧。”花曉芃垂下頭,一副坦白從寬的模樣。

陸夫人感覺被她硬生生的塞了一塊骨頭到嘴里,咽不下去,也吐不出來。

“既然謹言已經處理,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。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,不要把在花家的那些壞習慣帶到這里來。”

她表現出了處事公道的模樣。

“我知道了,母親,我一定知錯就改。”花曉芃暗地里松了口氣。

陸謹言一連兩天都沒有回來,再出現是在周六。

陸老夫人的治療療程結束了,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孫媳婦。

陸謹言決定帶著花曉芃去看陸老夫人。

“知道到了醫院應該怎么做嗎?”

“怎么做?”花曉芃困惑的挑眉。

他大手一伸,摟住了她的肩。

他的手是暖的,心是冷的,沒有溫度,更沒有溫情。

但花曉芃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要秀恩愛!

“清楚了,我會配合你的。”

當車開到十字路口時,她的眼睛透過車窗,落到了離站臺不遠的人行道上。

那里站著一名頎長的男子,白色的T恤,藍色的牛仔褲,打扮的隨意但帥氣。

他的皮膚白皙的像剛剝出來的蛋殼,五官雋秀中帶著一絲英朗,清雅中透出一抹邪魅。

他鶴立雞群,雖然人行道上,還有很多的人,但她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那張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,已經深深的刻進了她的靈魂里。

一道劇烈的痙攣掠過了她的身體,她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綠燈亮了,司機發動了引擎。

她慌了,拍打著車窗,著急的大叫:“阿明,停車,我要下車,我要下車!”

陸謹言皺起了眉頭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她沒有聽見,她的聽覺已經屏蔽了,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外面的男子身上。

“停車,我要下車,我要下車……”

“少奶奶,這里不能停車。”

“我不管,我要下車,求你了,我要下車。”她不顧一切的拉開了車門。

她的思緒已經紊亂了,理智已經覆滅了,心里只想著一件事,去找阿聰。

就她要跳下車的一瞬間,陸謹言眼疾手快,將她拉了回來,“花曉芃,你是不是瘋了?”

“你放開我,我要下車!”她扯著嗓子大叫,對著陸謹言一陣拳打腳踢,想要擺脫他。

陸謹言惱了,厲吼一聲:“停車!”

司機沒有辦法,只好把車停靠在了路邊。

“滾蛋!”陸謹言的眉頭擰絞成了一道橫線,話音還未落,花曉芃已經推開車門沖了出去,在馬路上瘋狂的奔跑,絲毫不顧疾馳的車輛。

阿聰!阿聰!她不停在心里叫著那個名字。

“少爺,少奶奶怎么了?”司機一臉的茫然,后座上一直都很平靜,他沒聽到她和少爺吵架呀。

陸謹言眼里冒著火。

他只能想到一種解釋,蠢女人有間歇性精神病,犯病了。

“下去看看。”他咬著牙命令道。

奶奶還在等著他們,如果這個女人半路失蹤,奶奶肯定很失望,搞不好又會犯病。

花曉芃一口氣跑到剛才看見男子的地方,那里已經沒有人了。

“阿聰——阿聰——”她大喊,焦急萬分的朝四處環顧,望穿秋水。

來往的行人、穿梭的車輛都如同繽紛的剪影在她眼前掠過,又消失。

忽然,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商城門口,一抹高大的身影迅速的走了進去。

那個背影是她熟悉的,還有白色的T恤和藍色的牛仔褲。

是阿聰,是阿聰!

“阿聰——”她激動的朝商城跑去。

商城很大,到處都是人,她找不到男子,他一進去就消失了。

她到處找,每一間店鋪,每一個角落,可是沒有,沒有他的身影。

他去哪了,去哪了呢?

是上樓了嗎?

商城一共有四層,她不想放棄,趁著扶手電梯,往上找。

每一層樓,每一個地方。

她氣喘吁吁,雙腿發軟,再也走不動了。

阿聰,是你嗎,真的是你嗎?你在哪里?為什么突然出現,又突然不見了?

她癱軟在了地上,淚水和汗水交融著從臉頰滑落下來。

“阿聰……嗚……阿聰……”

她哭了起來,失魂落魄的樣子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。

陸謹言就在不遠處看著她,一雙深黑的冰眸陰沉無比,閃著冷冽的寒光。

蠢女人到底在干什么,真的是精神病發作了嗎?

強忍著怒氣,他走了過去,二話不說,把花曉芃拉起來,粗暴的杠上肩頭,朝外面走去。

在他走進電梯的一瞬間,一名穿著白T恤,藍色牛仔褲的俊美男子從旁邊的電梯走了出來,在他身旁,還有一名淺棕色頭發的女子……

猜你喜歡

  1. 鬼怪小說
  2. 現代小說
  3. 宮斗小說
  4. 校園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在线客服 看那个看小视频怎么赚钱 拍风景片的人靠什么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 德国gmp赚钱 山西11选5今天预测号 彩票3d规律图形走势 丰合棋牌app下载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陕西11选5中奖金额 顺德福彩中奖电话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平台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主机gta5股票赚钱攻略 青鹏棋牌有多坑 尾数号分布图 网游赚钱 贴吧